献礼建党百年·河南教育百篇|1934年

发布时间: 2021-04-15 11:42:46.0 【浏览字号: 来源: 河南省教育厅

献礼建党百年·河南教育百篇|1934年

1937年8月,邓颖超同红军女干部危拱之(中)、戚元德(左)在西安


  危拱之(1905-1973),女,学名危玉辰,河南信阳人。参加革命后改名拱之,抗战初期在河南省委工作时化名林淑英、魏晨。


  危拱之是中国革命第一代女兵,是红军和苏区文艺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她1926年考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女生队,是我国第一批受过正规军训练的女共产党员之一,也是参加了中央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的30位女战士之一,历经枪林弹雨。中央红军从瑞金出发时8.6万余人,仅有8600余人抵达了陕北,幸存者为十分之一,危拱之是其中之一。李先念号召:“学习危拱之同志的崇高革命精神!”蔡畅评价道:“危拱之所走过的道路是极不平坦的。她毕生最为可贵之处,就是她在前进道路上,历尽坎坷,百折不挠,始终真诚热爱党,热爱革命事业,矢志不渝地为人民解放事业忘我奋斗。她的崇高革命精神,实在值得我们学习和发扬。”


  一、大革命时期


  1926年冬,危拱之到武昌报考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到武汉不久,危拱之就加入中国共青团。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招生(黄埔六期)考试的题目是《你为什么要参加革命军?》,危拱之写道:“现实生活存在层层阶级压迫,农民种田而不得果腹,工人织布却不能暖身,青年在帝国主义和军阀压迫下望不到前途,妇女没有人身自由。我要参加革命军,拿起枪杆子,将天下不平的事情尽情打平!”危拱之是黄埔军校招收的唯一一批女生学员之一。


  1927年4月,危拱之加入中国共产党。12月,广州起义爆发,危拱之随叶剑英率领的教导团参加战斗。起义部队撤出广州城,组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4师,危拱之到师政治部做宣传工作。1928年4月,海陆丰苏维埃运动失败,危拱之等人在党组织的安排下撤退到香港九龙。后经恽代英介绍,她从香港来到上海,与中共中央取得了联系。


  二、土地革命时期


  1928年7月,中共中央派危拱之赴河南工作。当时的河南一片白色恐怖,1928年4月,中共河南省委机关被破坏,省委书记周以栗等被捕,张景曾接任书记。危拱之协助张景曾在开封重新建立省委秘密机关,与河南各地党的组织恢复联系,开展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她主持制定了《河南妇女工作大纲》。10月,危拱之当选为中共河南省委委员、省委妇女工作委员会书记。


  1928年底,中共河南省委机关被敌人破坏。1929年2月,危拱之被迫离开河南,赴上海向中共中央报告河南党组织的情况。党中央决定派危拱之赴苏联学习。1931年2月,危拱之奉命离开苏联回国,被安排到闽粤赣军区司令部宣传科工作。1931年初,危拱之任瑞金红军学校俱乐部主任,兼戏剧管理委员会委员。1931年冬,以红军学校为基础组建了红军大学,危拱之任校党委委员兼俱乐部主任。危拱之、李伯钊、伍修权等人很快创办了红军八一剧团,这是红军历史上的第一个正式的文艺团体。危拱之集编剧、导演、舞蹈、歌咏于一身,经常率剧团赴前线慰问红军部队。她编的顺口溜:“毛委员,好主张,牵着鼻子打老蒋;运动战,反围剿,战果辉煌捷报传。”为官兵与群众所喜闻乐见。1934年2月,危拱之被调到高尔基戏剧学校工作,积极参与培训苏区文艺干部和戏剧演出等活动。危拱之参与组训几十个红军剧团,培养了一批文艺人才,成为中国红色文艺的开拓者。


  1934年10月,红军长征开始时,危拱之被任命为团直属队四科科长。长征途中,她除了做好部队的各项繁重的工作,还坚持为红军战士和沿途群众表演歌舞节目。1935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11月,危拱之被红一军团战士剧社请去当教员。1935年底到人民抗日剧社担任社长,她把在中央苏区演出的节目,如《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国际歌》《祖国进行曲》等都手把手地教给了年轻演员,并为演员们排练戏剧。成仿吾、冯雪峰等也给剧社编写新剧本。


  1936年8月,为做好东北军的统战工作,危拱之率剧社为东北军演出抗日救亡节目。当东北军官兵看到人民剧社演出的《亡国恨》这幕悲剧时,含着热泪要求红军帮助他们打回老家去,不当亡国奴。周恩来鼓励危拱之说:“毛主席经常教导,军阀、官僚、政客和一切反动派是极少数,国民党军队中的士兵大多数是穷苦劳动人民出身,有的还是被抓壮丁抓来的,有的也是苦大仇深。你们这次执行任务,完成很好。今后要不断总结经验,把宣传工作做得更好。”


  三、抗日战争时期


  1938年初,党中央派危拱之回河南工作,任河南省委秘书长。她化名魏晨,公开身份是扶轮小学的教员。扶小有个宣传队,下面又分歌咏队、募捐队和慰问队,经常利用假期和课余时间,到校外进行活动。危拱之把扶小宣传队改建为开封孩子剧团。3月8日,危拱之率孩子剧团参加了河南各界抗日救亡文艺汇演大会。孩子们的精彩演出大获成功。也就是在这次汇演中,开封孩子剧团的合法地位被国民党当局承认。此后,开封孩子剧团在开封众多抗日救亡演剧团体中脱颖而出,得到了高度评价。开封沦陷后,危拱之根据中共河南省委指示,回到信阳,与信阳县长、进步人士李德纯建立了统战关系。10月,信阳沦陷后,河南省委领导的武装与李德纯领导的信阳县政府武装合编为信阳挺进队,李德纯任司令员,危拱之任政治部主任,在四望山地区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争。不久,该部编入李先念领导的新四军部队。


  1939年4月,危拱之奉命离开部队,回到豫南省委机关驻地--河南确山县竹沟镇新四军留守处,参加省委领导工作。8月,危拱之当选为党的七大代表。9月,中共中央中原局决定撤销西、豫南两省委,恢复河南省委,刘子久任省委书记,危拱之任省委组织部长。在11月的“竹沟惨案”中,危拱之和河南省委书记刘子久等一起指挥战斗,突出重围。刘子久和省委机关转移洛阳坚持斗争,危拱之到南阳等地指导“精干隐蔽”工作。


  1947年6月,危拱之任赤峰市委书记。1948年11月,危拱之任中共沈阳市北市区委书记。1949年初,由于健康原因不能坚持工作,经组织批准长期休息。1973年2月8日,危拱之在北京病逝。


  危拱之长期从事文艺工作,为我党我军的文艺工作做出了很大贡献。然而由于中国革命的曲折性,危拱之曾三次蒙冤,但她却始终信念坚定,百折不挠,战斗在党的文艺战线上。2010年,中共河南省委党史研究室段德文说:“咬定青山,屡遭诬陷迫害,却始终乐观地为革命工作,这源于她对党坚定的信念和对人民解放事业的无限忠诚。”


(河南省教育科学研究院 供稿)